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繁體中文
english

中国七大奇迹新世界七大奇迹当代中国奇迹赏析中国自然奇观中国奇珍国宝历代古建筑赏析论坛提名点击投票
水利枢纽防御工程道路交通皇宫王府园林苑圃陵墓工程文化遗址坛庙寺观石窟壁画桥塔楼牌祠院馆台

新疆农田水利史

景点分类:水利枢纽,上传时间:2008-7-14 21:22:07

新疆农田水利史

1 新疆的自然环境

新疆位于我国西北边疆,面积160 多万平方公里,是全国最大的省级行政区。在历史上,它一直是我国多民族聚居的地方。这里分布着许多高耸的山脉和两个巨大的盆地。中间是西东走向的天山山脉,最高峰约7000 ,一般在海拔30005000 。它把全区分为南疆和北疆两大部分。山南为塔里木盆地,平均海拔约1000 ,面积50 多万平方公里,是我国最大的盆地。其西面和南面,自西向东,为帕米尔高原、昆仑山、阿尔金山,最高峰8000 多米,一般为50006000 。天山以北是准噶尔盆地,平均海拔约500 ,面积20 多万平方公里。盆地的北缘为阿尔泰山,最高峰4000 多米,一般为20003000 。西缘有阿拉套山、塔尔巴哈台山等。

雨量稀少是新疆地区最严重的问题。由于这里地处亚欧大陆的中心,离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北冰洋都很远,周围又有高山阻隔,海洋暖湿气流很难进入本区内部。虽然,大西洋的暖湿气流,可以沿着北疆西部的一些断谷,进入准噶尔盆地,但是已成强弩之末,十分微弱。因此,天山南北两盆地的雨量都很少。准噶尔盆地稍多一些,年均降雨量也不过150300 毫米,塔里木盆地更少,一般只有3050 毫米。由于雨量稀少,大片土地变成不毛之地的沙漠。不过,新疆南北的高山降水量较多,年达600800 毫米,山上覆盖着深厚的冰雪。冰雪融化后,或汇成河流,或渗入地下。为了发展农业,历代新疆各族人民,非常重视水利建设,或修建明渠,引河水灌溉农田;或穿凿坎儿井,引地下水滋润庄稼。

2 西域古代的明渠

新疆古称西域。汉武帝派张骞通西域以前,南疆的且末、于阗(都城在今和田境)等国,都已开始栽培谷物,可能有简单的水利工程,引附近的河水灌田。不过南疆大型水利工程的兴建,当从汉武帝时屯田西域开始。西汉后期,随着屯田区的扩大,地面灌渠的建设,便进一步发展起来。

《史记》和《汉书》都记载,汉武帝时,在天山南麓的轮台,“有溉田五千顷以上”。灌溉这样多的土地,水利设施的规模当然不会太小。当代考古学家黄文弼曾深入新疆实地考察,发现阿克苏地区沙雅县境内的地表,仍然可以见到汉代的古渠,长约200 里。他说,当地人称它为“黑太也拉克”,意为汉人渠。旁有古城遗址,当地人称为“黑太沁”,意即汉人城。1965 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工作人员,在今若羌县东面,发现了一个相当完整的汉朝灌溉网,总干渠从米兰河引水,下分七条支渠。干渠和支渠上建有总闸和分闸。渠道怀抱米兰古城。据说,这一渠系只要稍加清理,仍可使用。文献的记载,遗迹的发现,表明汉朝时,南疆的地面灌渠建设,已经很有成就。历三国两晋南北朝到隋唐,西域这种灌渠建设进一步扩大了,特别是唐朝。从很不完备的文献中,我们仍然可以知道,无论在高昌还是巨丽城,都修建起一定规模的灌溉渠道。

高昌位于吐鲁番东南,是唐朝西州的治所,还一度为安西都护府驻地。唐朝很重视这里的水利建设。据吐鲁番出土文书记载,唐在此设有专门水官,负责统筹这里的水利建设和管理;参加水利建设的,不仅有汉人,还有突厥等少数民族。文书还说,在高昌城南有一条渠道,在20 里内,有16 处堤堰,每一堤堰都有一条支渠,可见渠道密布的情况。

巨丽城位于塔剌斯河边。玄奘《大唐西域记》中称为坦罗斯城(今哈萨克斯坦江布尔城)。唐朝时,它隶属于安西都护府,有许多唐人在此居住。据载,巨丽城外有一条重要的灌溉渠道,它是安西节度使所属参谋官、太原人王济之领导当地唐人修建的。这一工程质量很好,到蒙古汗国的军队西征到这里时,它还继续发挥作用。蒙古汗国有一位重要大臣耶律楚材,在他西往中亚参见铁木真时,曾亲眼见到这条灌渠,并把它记在《西游录》中。到清朝,在天山南北所修建的灌渠更多。图伯特、松筠、林则徐、左宗棠等,在这方面都作出了重大的贡献。乾隆二十年到二十四年(公元1755 年—1759 年),清军相继平定阿睦尔撒纳和布拉尼敦、霍集占(即大小和卓)的叛乱。为了加强回疆(当时清对新疆的称呼)的军事力量,乾隆二十九年(公元1764 年),清政府从东北地区,即盛京(辽宁省沈阳市)将军的管区,调一支军队到伊犁。这支军队由锡伯人组成,包括家属,共3000 人。他们在伊犁一带,一边驻防,一边屯垦。从屯垦的需要出发,他们以伊犁河为水源,修建了一条长约180 里的干渠,称察布查尔。察布查尔,锡伯语意为“粮仓”。嘉庆七年(公元1802年),锡伯营总管图伯特,又率领本族军民,用八年的时间,在旧渠北面凿了一条新渠。新渠长200 多里,宽10 尺。两渠共可溉田10 多万亩,至今仍在发挥作用。与图伯特凿察布查尔新渠的同时,回疆最高军政首领、伊犁将军松筠(蒙古族正兰旗人),也在伊犁河北面,进行规模很大的水利建设,既修理旧渠,又穿凿新渠。在一系列的渠系建设中,最重要是引伊犁河支流哈什河(喀什河)为水源的渠道的拓展,修了170 多里新支渠。后来,它被皇帝命名为通惠渠。《新疆图志》记载,哈什有一条皇渠,溉田43.7 万亩。有人认为这条皇渠可能就是通惠渠。道光二十二年(公元1842 年),清政府将禁烟有功的林则徐谪戍伊犁,“效力赎罪”。林则徐在伊犁深得伊犁将军布彦泰的器重,1844 年授命他与全庆共同兴办南疆水利。两人组织各族人民,在南疆的和尔罕(今若羌北)、叶尔羌(今莎车)、喀喇沙尔(今焉耆)、伊拉里克(今托克逊西)、库车、乌什、和阗、喀什噶尔等地,经过约一年的努力,修建成数量很多的水利工程,垦地近70 万亩,成绩斐然。

同治三年(公元1864 年),中亚浩罕国在英国支持下,派阿古柏率兵侵入我国南疆。接着,俄国也以护侨为借口,强占我国伊犁地区。南北疆许多水利设施湮废。后来,左宗棠统兵入疆,曾纪泽赴俄交涉,在军事和外交双重努力下,大部分失地收复。光绪十二年(公元1884 年),新疆建省。建省前后,左宗棠和刘锦棠先后在新疆担任军政要职时,都把恢复和发展南北疆的农田水利,作为善后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他们组织士兵和各族人民,在各地修建成许多渠道,开垦出大量的农田。据后来编写的《新疆图志·沟洫志》统计,全区已有干渠900 多条,灌田面积1100 多万亩。

3 天山南麓的坎儿井

在新疆,农田水利的设施中,除上述明渠外,还有一类是坎儿井。它是以地下水为水源的自流灌溉工程,是雪山前沿、气候特别干燥的斜坡地上最理想的水利设施。南疆吐鲁番和哈密两盆地,便是最理想的修建坎儿井的地区。它们都位于天山南麓,地下蕴藏着丰富的雪水。盆地有一定的坡度,凿渠将盆地北缘地下的雪水开发出来,便可进行自流灌溉。这里雨量极为稀少,全年只有几十毫米,而气候干燥,年蒸发量高达几千毫米,蒸发量是降雨量的100 多倍,采用明渠灌溉,渠水多被蒸发,而蒸发对坎儿井的威胁极小。

坎儿井又称井渠,由竖井、暗渠、明渠等几部分组成,每条坎儿井的长度,由一二里到一二十里不等。暗渠是地下渠道,其作用为拦截地下水,并将它引出地面。暗渠每隔一二十米,便在其上立一竖井,井深从几米到几十米,视含水层深浅而定。每条暗渠的竖井,少则几眼,多则一二百眼。它是穿凿、修理暗渠时掏挖人员的上下通道,又有出土、通风、采光等作用,还依靠它来确定暗渠的坡度和方向。明渠将从暗渠中引出的地下水,导入农田,灌溉庄稼。西域何时开始兴建坎儿井?多数学者认为可以上溯到西汉。理由是,自汉武帝起,西汉大力经营西域,并在轮台、渠犁(今库尔勒境)、车师(今吐鲁番境)等地驻兵屯田。这一带雨量稀少,空气干燥,屯田时必须兴修水利,特别是很少蒸发威胁的坎儿井。他们认为,穿凿坎儿井技术,在屯田西域之前,在兴建龙首渠时即已掌握,而车师等地地下水的资源又很丰富,驾轻就熟,完全可以在西域发展井渠灌溉。

 

学者们还认为,西汉时井渠技术西传,在史籍中也隐约可见。《汉书·西

域传》载,宣帝元康二年(公元前64 年),“遣破羌将军辛武贤将兵万五千人至敦煌,遣使者案行表(行军地图),穿卑鞮[dī低]侯井以西,欲通渠转谷 .”三国时人孟康对卑鞮侯井加以注释,说:卑鞮侯井,“大井六,通渠也,下泉流涌出。在白龙堆东土山下。”根据这些记载和解释,学者们说,卑鞮侯井就是井渠,白龙堆位于罗布泊东,当时既能用修建井渠来增加漕渠的水量,当然也会在西域兴建井渠灌田。上述的理由和依据,值得重视。但推论较多,依据也嫌单薄。西汉时,西域是否已用井渠溉田,当有待于地下遗物、遗迹的发现。与西汉不同,从魏晋到隋唐,有关西域井渠的资料逐渐增多,有文字记载,也有遗迹出土。新疆水利厅厅长维吾尔·米努甫和新疆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鹤亭,各在自己的论文中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在新疆一些地方修建水库时,曾发现了一批十分古老的井渠遗迹。米努甫在文中所举的古老井渠遗迹在吐鲁番金胜口水库区。这条古井渠长约100 ,已经干涸;有七个竖井,每个竖井相隔约10 ;暗渠出口处,有一段已坍坏成明渠。与古渠遗迹同出的还有古陶和古城等。经鉴定,属于魏晋时文物。这条古老井渠,当有一千五六百年的历史。王鹤亭所论述的古老井渠,位于高昌故国东面,鄯[shàn ]善县鲁克沁西北。这里发现的不只在同一层面上的三条废弃的井渠,而且在三条古井渠下面,还有许多废弃井渠。这批古井渠竟毁灭了一个新水库。王鹤亭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这里建了一座名叫“海洋”的水库。蓄水不久,即由漏水溃决。“经检查,是由于水库下面埋有三道废弃的老坎儿井。经过很大的工程回填后,再次蓄水,又发生了决口,原因是深处还有很多废弃的老坎儿井,修不胜修。”新水库只好报废。文章认为,修建这批坎儿井的时间,约在1000 年以上,相当唐朝前后。

唐朝,吐鲁番已有井渠,不仅见之于遗迹,还见之于第一手文献资料——《吐鲁番出土文书》。如高昌县阿斯塔那唐墓出土的有关田产的文字,就不止一次地提到井渠、胡麻井渠等名称。其中“胡麻井渠”的规模似乎不小,可灌高昌城北和城西的农田。

 

 

宋、元、明三代,有关新疆井渠的资料,目前掌握较少,特别是宋、元两代。至于明代,80 年代普查时,已发现了一批。以新疆坎儿井最多的吐鲁番市为例,在445 条新旧坎儿井中,历史在350500 年的,有10 多条。应该说,它们都是明朝修建的。清朝新疆的水利建设很有成就,无论是普通灌渠,还是坎儿井。特别是清朝后期,由于林则徐、左宗棠等人的努力,发展很快。有如前述,林则徐在远谪回疆期间,曾受伊犁将军布彦泰之命,与喀喇沙尔办事大臣全庆共同建设南疆水利。他们除在那里修建许多明渠外,又大力扩展坎儿井工程,由吐鲁番扩大到托克逊、伊拉里克等地。后来,林则徐虽被清政府调回内地,但他开始的这一扩展坎儿井工作,仍然得到新任的伊犁将军萨迎阿的重视和支持,终于使吐鲁番盆地的官坎,由原来的30 多条,增加到100 多条,并使托克逊与吐鲁番一样,成为坎儿井比较密集的地区。在修建官坎的推动下,民间也纷纷修建这种工程。到19 世纪60 年代前期,吐鲁番、托克逊的官坎、民坎多至800 余条,鄯善也有300 多条。回疆坎儿井第二次大发展在1878 年左宗棠粉碎阿古柏入侵之后。由于左氏把恢复、发展回疆水利,作为善后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所以在短短的三年中,当1881 年,他调离回疆时,便已取得了显著的成绩,除修复吐鲁番的官坎外,又在其他一些地方,如连木沁(吐鲁番盆地东部)、鄯善等地,新建官坎185 条。当时百姓重建民坎的积极性也很高。10 年以后,连木沁以西的吐鲁番盆地上,建成的“坎尔以千百计”。清朝新疆坎儿井的发展,虽然与林则徐、左宗棠等一批官吏的推动有关,但是更主要的是当地维吾尔族、汉族、回族等人民辛勤劳动的结果。其中维吾尔族人的贡献尤大,可以说大部分的坎儿井,都是他们穿凿的。

不仅如此,研究者认为,坎儿井工程的重要结构之一——涝坝,也是维吾尔族人民创造的。古代的井渠,主要由暗渠、竖井、明渠三部分组成。维吾尔族发展了坎儿井的结构,又增加了“涝坝”。涝坝是维吾尔语,其含义与汉语中的蓄水池相当。涝坝具有重要的作用。一是蓄水。它位于暗渠的出口处,可将冬季从暗渠中流出的水储存于此。新疆冬季气温太低,农业生产停顿,而坎儿井却在继续出水。涝坝便可将冬水储存起来,可供来春使用。二是晒水。这里的地下水,主要来源是融雪,水温很低,如从暗渠引出,立即循明渠灌溉农田,低温便会严重影响庄稼发育。引出的水,只有先储存在涝坝中,经过晾晒后,再灌溉农田,才利于作物生长。三是便于统一调配农田用水。涝坝的创建,使坎儿井工程更臻完备。

目前,吐鲁番和哈密两盆地的坎儿井共约1000 多条,暗渠的总长度约5000 公里,可与历史上的万里长城和京杭大运河媲美。


关于我们 - 关于活动 - 郑重承诺 - 法律声明 - 商务合作 - 招纳英才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08 中国七大奇迹评选活动组委会暨南京七星拱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所有权利保留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5-84318429 传真:025-84318429
苏icp备08007597号 email地址:7qiji@163.com top7wonders@hotmail.com

合作网站:男装皇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