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繁體中文
english

中国七大奇迹新世界七大奇迹当代中国奇迹赏析中国自然奇观中国奇珍国宝历代古建筑赏析论坛提名点击投票
水利枢纽防御工程道路交通皇宫王府园林苑圃陵墓工程文化遗址坛庙寺观石窟壁画桥塔楼牌祠院馆台

古代交通

景点分类:道路交通,上传时间:2008-7-12 22:51:47

我国最早的一条车马大道形成于3800年前的夏代,与车辆出现的年代吻合。该条车马大道从现在的河南安阳市附近,沿太行山东麓到易县附近,中间经过现在的邯郸市、邢台市和石家庄市;这一带是当时很繁荣和兴盛的地区。对此,史书亦有记载,如战国时魏国史官撰写的《竹书纪年》中就载有夏代商部族七始祖王乘牛车自殷(今安阳市)至有易(今易县)进行贸易和宾礼活动的事迹。
初期的车马大道大都是一般的土路面。到了商代,在修筑道路时已掌握了分层夯实技术。在殷墟还发现了用碎陶片和砾石铺筑的平整路面,可见商代已掌握了用粒料改善土路面的技术。商代都城的道路路面已做成便于雨水外淌的鱼背形。
车马大道到了西周(约前n世纪一前77D又有了较大发展.西周王朝建都于镐(今西安市西),实行“封国土,建诸侯”的贵族领主制度。为了便于各诸侯国向周天子进行朝聘,和彼此的来往,建立了由镐京通往各主要诸侯国国都的车马大道。因此,可以说我国道路交通网萌芽于西周。
春秋战国时,政治、军事活动频繁。那时,大规模的战争都使用兵车(马拉战车),运送粮食和军事物资则用大车(载货马车),因此,各诸候国都兴建了纵横交错的车马大道,那时称为“午道”(古时以纵横交错谓“午,’)。当时,拥有兵车的数量和午道的多少、好坏是衡量国力强威与否的重要标志;没有几千乘兵车是不够资格称为大国的。
 
褒斜道
 
早于大运河的历史景观是万里长城,早于万里长城的历史景观是中国古栈道。长城的精神在于“围”和“堵”,以大围墙的姿态拒绝外人进入自己的“家园”,而栈道的精神却恰恰相反,它象征着延伸、沟通和发展,有了解外面、走出去的内涵。
栈道,即古人为了解决崇山峻岭里的交通问题,尤其像秦岭这样的天然屏障而在悬崖峭壁上凿孔、架木桩,最后铺上木板而成的供行人和车辆通行的“专用”道路。为了保障安全,在栈道靠河身一侧及拐弯处,有的还装有栏杆,以防人马车辆不慎坠入河中。为了防止崖壁上土石下坠砸伤来往人畜,还在有些地方的栈道上加盖顶棚。有顶棚和栏杆的栈道,远远望去好像一长串空中楼阁,故古人又称为“阁道”。桥梁是横水而过,栈道是傍水而行,栈道中有时也有加盖顶棚的桥梁,所以古人也称栈道为“桥阁”。
秦岭山间多悬崖绝壁,险峻陡峭。战国时秦昭襄王以范睢为相,开凿栈道,在悬崖绝壁间穴山为孔、插木为梁,铺木板联为栈阁,形成独特的山间栈道。二千多年前的这一杰出创举,是人类道路史上的一大奇迹。如今尚有迹可寻的栈道主要有子午道、骆谷道、褒斜道、陈仓道、蓝武道等,均系古代自长安翻越秦岭、前往南方诸省的驿道。这几条艰险的古栈道,是一个早于万里长城的巨大土木工程,也是中国古代的国家级“高速公路”。与古长城相比,栈道的主要作用在于沟通。那么,这些古代的国家级高速公路,也是秦始皇为了管辖蜀地而开辟的吗?之前又是个什么样子呢?都已然湮没在历史尘烟中了,难以搞清。从现存资料看,早在传说时代的周武王伐纣时,就有来自南方的庸、蜀、羌、髦、微、陆、彭、濮等古国和古民族参战,这说明,早在中国历史上的传说时代,秦岭已经不可阻挡兵马。至少到战国时,已有文献说:“栈道千里,通于蜀汉”。之后,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褒斜、故道、傥骆、子午、荔枝、文川、金牛、米仓、阴平等十余条古栈道担当了相当重要的角色,在并不很远的中华民国年间有了现代意义上的公路、几十年前才有铁路之前,先民们的沟通主要就是靠着这几条古栈道。
    对于许多国人来说,也许栈道的概念很模糊,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这条成语对大多数人来说却并不陌生。
  成语里的“栈道”是指褒斜道。褒斜道南起汉中褒河镇,褒河是陕南的一条河。陕南以水而闻名,褒河则以美女而闻名,这个美女就是周幽王的爱妃褒姒--“烽火戏诸侯”里那个“一笑倾国”的美丽而幽怨的“冷美人”。相传褒姒就是汉中褒河人,当时此地属于古褒国,以鱼鲜味美而著称。此道兴建始于殷周,是古时关中通往汉中、四川最著名的交通要道,也是中国最早在悬崖峭壁上开凿的道路。褒斜古道北起秦岭北坡的斜水(今眉县石头河),沿河谷和山势穿越整个秦岭后从汉中北郊的褒河而出……在7条栈道里,褒斜道最具古道特点。离开陕南古城汉中,沿褒水一直走到源头,只要越过这段褒水、斜水的分水岭五里坡,便可穿过秦岭,经周至、户县直达长安。
褒斜道因沿褒水、斜水而行,两岸多悬崖峭壁,难以修筑道路,故架栈道以利通行。整个栈道上为绝壁,下有滔滔不绝的褒水,修筑难度极大,但经过历代的修造,形成了规模宏大、规制整齐、建造精巧的栈道工程。沿着怪石丛立的褒河河谷,两边悬崖峭壁上遍布形状规则,大小不同的上、下两排方孔。大方孔为铺设栈道路面所用,小方孔则用来安放支撑路面的支架,形成了中国最为壮观的空中走廊。
 
先秦时期,我国古代交通初具规模。早在3000 多年前的商朝,我国古代
交通已有所发展。根据甲骨文、金文、出土实物及古籍记载,商朝不仅有了
“车马”、“步辇”和“舟船”等交通工具,而且开始建立“驲[rì日]传”
制度,进行有组织的通信活动。到了春秋战国时期,战争频繁,又修筑了许
多通行战车的道路。中原各国陆路交通纵横交错,还沿途设立了“驲置”,即
驿站。水路交通不仅利用长江、淮河和黄河等天然河道,而且相继开凿了胥
河、邗[hán 寒]沟、菏水和鸿沟等人工运河。
 
在远古尧舜时,道路曾被称作“康衢”。西周时期,人们曾把可通行三
辆马车的地方称作“路”,可通行两辆马车的地方称作“道”,可通行一辆
马车的地方称作“途”。“畛[zhěn 枕]”是老牛车行的路,“径”是仅能
走牛、马的乡间小道。秦始皇统一中国后,“车同轨”,兴路政,最宽敞的
道路,称为驰道,即天子驰车之道。唐朝时筑路五万里,称为驿道。后来,
元朝将路称作“大道”,清朝称作“大路”、“小路”等。清朝末年,我国
建成第一条可通行汽车的路,被称作“汽车路”,又称“公路”,由此一直
沿用至今。至于“马路”,则是外来语。巷、坊、弄、胡同等,被认为是从
唐朝沿用下来的旧称,系指大道以外的路。我们这里所说的道路,通常是指
地面上供人或车马经常行走的那一部分。
1 先秦时期的道路
路是人走出来的。可以说自从人类诞生后,就开始了路的历史。早在大
50 万年至170 万年前,在亚洲东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就先后有了元谋人、
蓝田人和北京人等原始人群生活着。我们的祖先在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和十
分低下的生产力条件下,为了生存和繁衍,就在中华大地上开辟了最早的道
路。
历史发展到原始社会传说中黄帝、炎帝和尧、舜、禹担当部落首领的时
候,各地的交通有了明显的进步。到公元前2000 多年前,我国就已经有了可
以行驶牛车和马车的古老道路。据《古史考》记载:“黄帝作车,任重致远。
少昊时略加牛,禹时奚仲驾马。”《尚书·舜典》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尧年
纪大了,经过反复考验选择了舜为自己的接班人,并将帝位传让给了他。舜
登位后办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辟四门,达四聪”,“明通四方耳目”,二月
巡泰山,五月去衡山,八月访华山,十一月到恒山。可见舜帝对发展交通、
开辟道路是非常重视的。夏禹的事业,也是从“随山刊木,奠高山大川”(《尚
书·禹贡》)入手的。他“陆行乘车,水行乘船,泥行乘撬,山行乘檋[jú
局]”(《史记·夏本纪》),足迹几遍黄河、长江两大流域。商朝重视道路
交通,古代文献中已经有商人修筑护养道路的记载。商汤的祖先“服牛乘马”,
远距离经商,揭开了以畜力为交通运输动力的历史。经过夏商两朝长期的开
拓,到公元前1066 年至公元前771 年的西周时期,可以说我国道路已经初具
规模。
周武王姬发灭商后,除都城镐京(今西安附近)外,还根据周公姬旦的
建议,修建了东都洛邑(今洛阳),以便于控制东方新得到的大片疆土,对
付殷商残余势力。为了有效发挥两京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作用,在它
们之间修建了一条宽阔平坦的大道,号称“周道”,并以洛邑为中心,向东、
向北、向南、向东南又修建成等级不同的、呈辐射状的道路。周道是西周王
室的生命线,也是国家交通的中轴线。《诗经·大东》上说:“周道如砥,
其直如矢;君子所履,小人所视;睠言顾之,潜焉出涕!”意思是说在这条
宽广平坦、笔直如矢的大路上,老百姓看到王公贵族掠走了他们辛勤劳动的
成果,不能不伤心落泪。《诗经·大东》还说:“维北有斗,西柄之揭。”
是说天空北面有北斗,周道像一把朝西的勺柄,连结了七星。在我国古代交
通发展史上,修建周道的重大意义是不可低估的。不仅周、秦、汉、唐的政
治经济文化重心,都是在这条轴线上,而且在以后的宋、元、明、清时期,
这条交通线也仍然是横贯东西的大动脉。周道在我国经济文化发展的历史
上,起了奠基性的作用。
东周时期,社会生产力空前发展,农业、手工业与商业都兴盛起来。春
秋大国争霸,战国七雄对峙,大规模的经济文化交流、军事外交活动和人员
物资聚散,都极大地推进了道路的建设。除周道继续发挥其中轴线的重要作
用外,在其两侧还进一步完善了纵横交错的陆路干线和支线,再加上水运的
发展,把黄河上下、淮河两岸和江汉流域有效地联接起来。这个时期修建的
主要道路工程有许多,秦国修筑的著名的褒斜栈道就是其中重要的一项。秦
惠王时,为了克服秦岭的阻隔,打通陕西到四川的道路,开始修筑褒斜栈道。
这条栈道起自秦岭北麓眉县西南15 公里的斜水谷,到达秦岭南麓褒城县北五
公里的褒水河谷,故称褒斜道。这条全长200 多公里的栈道是在峭岩陡壁上
凿孔架木,并在其上铺板而成的。除了褒斜道外,以后几百年间还陆续开凿
了金牛道、子午道和傥骆道等栈道。这些工程极其艰巨,人们首先是采用古
老原始的“火焚水激”的方法开山破石,然后在崖壁上凿成30 厘米见方、50
厘米深的孔洞,分上、中、下三排,均插入木桩。接着在上排木桩上搭遮雨
棚,中排木桩上铺板成路,下排木桩上支木为架。这样,我们远望栈道好像
空中阁楼一般,煞是壮观。迄今,陕西太白县境内尚有多处清晰可辨的栈道
遗迹。《史记·货殖列传》记载:“关中南则巴蜀,栈道千里,无所不通,
唯褒斜道绾毂[wǎn gǔ晚谷]其口”,战略上为“蜀之咽喉”,历来为兵家
必争之地。如在公元前206 年,著名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故事即发
生于此。除了秦国的栈道外,其他主要的道路工程还有:楚国经营的从郢都
通往新郑的重要通道,晋国打通的穿越太行山的东西孔道,齐鲁两国建设的
四通八达的黄淮交通网络,燕国开辟的直达黄河下游和通往塞外的交通线
等。至此,穿大袖宽袍的中原人、善射箭骑马的戎狄人、居云梦江汉的荆楚
人、披长发嬉水的吴越人、喜椎髻歌舞的巴蜀人就连成一体了,为中华民族
的进一步统一打下了基础。
 
1 古代车辆的简史
中国是最早使用车的国家之一。相传中国人大约在4600 年前黄帝时代已
经创造了车。大约4000 年前当时的薛部落以造车闻名于世。《左传》说薛部
落的奚仲担任夏朝(约公元前21 世纪—前17 世纪)的“车正”官职。《墨
子》、《荀子》和《吕氏春秋》都记述了奚仲造车。夏人的主要活动区域在
河东与河南地区,即今山西南部与河南中西部一带。考古工作者在河南偃师
发现的二里头文化遗址,是典型的夏文化遗存,其上限恰当夏代建国之初,
距今4000 多年。这里出土了大批青铜器,其中大量的刀、锥、凿、铲等生产
生活用具,说明当时青铜冶炼已有较高水平。这些工具,在制造车辆和开辟
道路等活动中,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夏朝已进入了奴隶社会,在其奴隶主
政权机器中,牧正主管马牛的牧养驯育与使用,车正主管战车、运输车的制
造、保管和使用。可以认为,这车正和牧正,便是我国早期的主管交通的专
职行政人员。夏启登位后不久,打起了“恭行天之罚”的旗号,在假借天神
意志去攻伐有扈氏时,就使用了大批的驮畜和战车、运输车。夏朝末年,商
汤在伊尹的辅佐下,同样打起了“恭行天之罚”的旗号,作战中使用了更多
的牲畜和战车、运输车,讨灭暴虐无道的昏君夏桀,建立了商朝(约公元前
16 世纪—前11 世纪)。据史书记载,商的始祖契,是夏禹的同时代人,到
其孙相土的时候,商人已能用四匹马驾车了。传至相土的曾孙王亥,商人又
学会了用牛来驾车。王亥本人曾赶着牛车,到有易氏的地界(今河北中部)
去贸易。武丁时期,商朝国力增强,军队驾驭大批战车向南方拓展,一直插
入楚国纵深地区。商的末代君主纣王,也曾频繁出动大量战车,把疆土向江
淮地区拓展。商代战车的使用已经十分普遍,车辆制造技术也有很大提高,
能够造相当精美的两轮车了。在河南安阳,曾发掘出那个时代的马车坑,有
一车四马二人的,有一车二马三人的,还有一车二马一人的。根据发掘的甲
骨文中的许多“车”字分析,表明商朝的两轮车已有一辕、一衡、两轭[è
厄]和一舆。中国中的许多“车”字分析,表历史博物馆的商朝车模型是一
辆精致的两轮车,显示出当时造车技术的高水平。公元前1066 年,周武王姬
发调集战车300 乘,勇士3000 人,甲士45000 人,作为主力东征。同时,又
征调各附庸国大量兵力来参战。据《史记·周本纪》讲,不期而会的诸侯有
800 多。等到兵抵牧野(今河南淇县)时,已有兵车4000 乘了。商纣王闻讯,
赶忙从攻伐夷方的前线调兵回来,结果70 万奴隶兵反戈一击,商纣王走投无
路,自焚而死。周武王灭商后大封诸侯,又接受周公的建议,修建洛邑,开
凿道路,制造车辆,发展交通。西周的车辆有了重大改革。《说文》上说,
商代有三匹马拉的车,谓之骖;周人增加了一匹,谓之驷。河南浚县辛村周
墓出土车12 辆,马骨竟为72 架,说明已有六匹马拉的车。特别是到春秋战
国时期,车辆制造业有了更快的发展。我们仅举几个史书记载的事例加以说
明。《左传·定公十三年》载:齐卫两国伐晋,齐侯想夸耀自己车马的豪华
与精良,事先驾上专车“广乘”去约卫侯赴宴。席间,齐人谎称“晋军来袭”,
齐侯便赶忙邀卫侯乘上“广乘”。于是两君合乘一车,车上甲士环列⋯ .奔
驰了一阵子,齐人又报告:“没有晋师到来”。这才止住车马,卫侯松了口
气,齐侯则为他的“广乘”耐用快捷而得意洋洋。“广乘”的出现,确实标
志着齐人造车技术的高超。古书还记载:晋人的驿传车牢固耐用,还善于驯
马,并总结了“养马经”。秦国的“千乘八返”一事,更是其运输能力的最
好展示。据说秦桓公之子名鍼,担心哥哥上台后加害于自己,把他的财产装
上千辆车乘,10 里一舍,接力运输,每车八次往返,才全部运到晋国,可见
其车辆多且性能好。古书上大书特书的孔子周游列国,子贡出使吴越和晋国,
都说明了当时交通便利和车辆的进步。《墨子·鲁河》说,春秋各国造的大
车,能装50 石谷子而运转灵活,即便长途运输也不折车轴。到战国时期,车
更有了大的改进,特别是车辕开始由单辕改为双辕,这就更加牢固,载重量
也更大了。几个大国在农业和手工业发展的基础上,商业和交通也迅速发展
起来,万户之邑纷纷建成,车辆往来十分频繁,大街上“车毂[gǔ股]击,
人肩摩”,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繁荣景象。
先秦时代的车,总的说来分为“小车”、“大车”两大类。驾马、车箱
小的叫“小车”,也叫轻车或戎车。驾牛、车箱大的叫“大车”。小车除贵
族出行乘坐外,主要用于战争。战国时,由于车战的发达,战车的多少成为
一个国家强弱的标志,有所谓“千乘之国”、“万乘之国”的说法。小车的
制作很讲究,上面装饰有各类金属配件。那时大车被看作“平地任载之具”,
只用来拉点笨重东西而已。商周时期的贵族有的把生前所用的车马连同驾车
的奴隶一起殉葬,多的达几十辆车。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实行了“车同轨”,对车辆制造的技术和工艺提出
了更高的要求。秦始皇五次大规模巡游,主要的交通工具就是马车。秦代人
对马车似乎有着特殊深厚的感情,至今我们还可以从秦朝留下的兵马俑中,
看到当时的战车、辇车等实物,看到与真人真物几乎等高的人物与马匹形象。
1974 年开始发掘的秦始皇陵兵马俑坑中,已出土武士俑800 多个,木质战
18 辆,陶马100 多匹,青铜兵器、车马器共计9000 余件。如按兵马排列
形式复原,三个坑的武士俑可能有7000 个,驷马战车100 多辆,战马1000
多匹。兵马俑庞大的阵容,形象地展现出秦军的兵种编列和武器车辆等情况。
1980 年出土了两辆大型彩绘铜车马,其大小为真车真马的1/2。一号车为立
车,即立乘之前导车。长为2.25 米,高为1.52 米。单辕双轭,套驾四马,
即两骖两服。车舆呈长方形,车上置一圆形铜伞,伞下立一御马官俑,双手
执辔[pèi 沛]。舆内有铜方壶、弓、驽、镞、盾等。四匹铜马均饰金银络
头。鞍具上有编号文字29 处,共49 字,均小篆体。二号车为安车,即坐乘
之轿形车。车身全长为3.28 米,高1.04 米。车厢分前后两室,前室为驾驶
室,内有一跽[jì计]坐的御马官俑,腰际佩剑,执辔前视。后室为乘主坐
席。车厢上有椭圆形车盖。车亦单辕双轮,前驾四匹铜马。这些珍贵文物,
完全模拟实物制成,是前所未有的考古发现,反映了我国2000 多年前马车制
造的精湛技艺。
 


关于我们 - 关于活动 - 郑重承诺 - 法律声明 - 商务合作 - 招纳英才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08 中国七大奇迹评选活动组委会暨南京七星拱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所有权利保留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5-84318429 传真:025-84318429
苏icp备08007597号 email地址:7qiji@163.com top7wonders@hotmail.com

合作网站:男装皇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