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繁體中文
english

中国七大奇迹新世界七大奇迹当代中国奇迹赏析中国自然奇观中国奇珍国宝历代古建筑赏析论坛提名点击投票
水利枢纽防御工程道路交通皇宫王府园林苑圃陵墓工程文化遗址坛庙寺观石窟壁画桥塔楼牌祠院馆台

清柳条边墙

景点分类:防御工程,上传时间:2008-6-14 15:39:48
明辽东镇长城与清柳条边,皆属我国东北地区大规模历史建筑。二者踪迹虽依稀可见,但容易被世人混淆。笔者研究明清史有年,现就所知,稍加辨析,以飨同道。
明辽东镇长城,简称为辽东长城,系指明代辽东镇所属之长城,西起今山海关西北,东抵今鸭绿江西岸,是明代长城的重要组成部分。
明朝立国伊始,即遣大将徐达率军北伐。元顺帝携残余势力弃中原而走漠北,继续驰骋于万里北疆。为抵御北元劲旅的袭扰,明廷开始于东北地区屯兵筑城以固边防。正统七年(1442年)至成化五年(1469年),陆续筑长城,建边堡,复于山海关至辽东都指挥使司之间设立驿站。继而制定屯田、冶铁及煮盐等一系列制度,以供军需;并置总兵官镇守辽东,一个完整而严密的陆海防御体系至此形成。
辽东镇长城东段,前后经两次修筑,走向有二。第一次修筑镇北关至鸭绿江一段,建于明成化五年。其东端,在今鸭绿江西岸的虎山下(明代叫马耳山,也称险山,属长城一部)老边墙(明时也叫边墙),其所属今丹东市宽甸县虎山乡老边墙村。第二次修筑东端点,即今宽甸县永甸乡长甸村东山,与鸭绿江支流拉古哨相连。这就是“新疆”(与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无关)一段长城。这段长城,由本溪县碱场堡乡东南张其哈喇佃起,经过宽甸东至长甸村而与鸭绿江联结。这段长城建于明万历四年(1576年),主持者为镇守辽东总兵李成梁及辽东巡抚张学颜。明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在辽东巡抚熊廷弼的主持下,从山海关西锥子山起,东经开原东南至宽甸(新疆六堡之一)的鸭绿江上,重新整修了辽东长城1050余公里。根据其行经的地理环境及其修筑时间等因素,一般分为三部分:即辽河西段长城、辽河套段长城、辽河东段长城。
辽东镇按防御体系陆续建立起各种屯兵城池。最重要的防御性镇城有二:辽阳为辽东都指挥使司驻地,由副总兵及巡按等驻守;广宁为都指挥使分司驻地,由巡抚及总兵驻守;都指挥使司下辖东、西、南、北、中五路屯兵。但实际上屯兵之路城只有三座,即南路之前屯卫城,西路之义州卫城,北路之开原卫城等;其他两路城实则驻于镇城内。路下共设二十五卫,分属于各路。此外,尚有一系列防御城如广宁中左屯卫城,广宁右屯卫城,宁远卫城,铁岭卫城,沈阳卫城,海州卫城,盖州卫城,复州卫城,金州卫城等九座,直属于辽东镇。卫下设所,计一百二十有七,所下再设堡城计一百零七座(包括新疆六座,还有一座堡城是计划建立而未建)。另有关城十二,共同守卫着约975公里的辽东长城。
辽东镇除陆路防御系统之外,尚建有水路防御体系。由于其地域西、南、东南濒临渤海、黄海和鸭绿江,西起山海关外芝麻湾,东至鸭绿江共1300余里,岛夷、倭夷,在在出没,故海防亦重。因而设有卫、所、堡等屯兵城,共同构成完备的海防系统。它按军事地点之缓、冲,配备数量不等的防御军把守其地,并构筑堡、墩、架等军事设施。除宁远卫之海防五城,葫芦套城外,尚有五十寨堡、羊官堡、望海堡、红嘴堡、归服堡、黄骨岛等堡城。至今在渤海之滨,仍存在不少当时留存下来的传烽台,如锦州南渤海边的四方台、白台子、杨台子、张台子等一系列墩台,在丹东地区鸭绿江沿岸的古楼子乡,也尚有传烽台及其遗址存在。
就建筑材料而言,明辽东长城可分为“砖墙”、“土墙”和“石墙”三种。砖墙造型与蓟镇山海关一带长城相似,通高12米,底基宽6米。墙身底部用1.4×0.4×0.2整齐的花岗岩条石包砌,每块石重约520公斤。在条石的基础上砌筑0.38×0.18×0.1的大青砖。墙顶是通行的墁道,沿墁道的外侧有垛口墙,高2米;内侧有女墙,高1米。墙顶两侧还有排水孔。吐水孔都筑在垛口墙的中间。墙的内侧有斜坡式马道,作为上下城顶的通道。土墙高约3至4米不等,均为版筑。墙底基宽4米,上部垛口现已大部不存在,就残迹看来与嘉峪关附近的土墙作法相似,上部用土坯垒砌而成。但土墙中间的墩台部分,都是砖石包砌的,无一例外。如现存比较完整的黑山八道壕里侧“镇远关”一段长城和辽中茨榆坨(长胜堡)一段长城等,都与上述筑法基本相同。而石墙又可分为四种形式,即石筑墙、石垛墙、劈山墙和险山墙。此外,尚有柞木墙,但是否属于明代遗物,学界尚无定论。
修建辽东镇长城之主要目的乃“拒胡”,即防止元朝复辟,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东北地区逐渐被另一股新兴的少数民族—建州女真的势力所控制,对明王朝在辽东的统治利益构成了更大的威胁,因此也就迫使明政府不断修补完善辽东镇长城以防御女真,辽东镇也随之成为明朝晚期消耗“辽饷”之无底洞。直至努尔哈赤所建立的后金政权越过鸦鹘关、清河堡攻入辽东镇腹地与明军共据辽东时,辽东镇长城才逐渐失去其军事屏障作用。后金在改国号为“清”之后,对明军发动数次大规模战役,占领辽东大部分土地。在松锦战役之后,明王朝在辽东的势力被基本肃清,已无力与清军再战,退守山海关。明辽东镇长城之历史使命亦因之彻底结束。 嗣后,辽东长城逐渐淡出国人视野,甚至几乎被人遗忘。在地图上亦难见其踪影。
清柳条边则是在此时才开始现其端倪。清廷入主中原伊始,政局不稳,征战不断。前有李自成残部,后有蒙古贵族势力威胁,为巩固其东北这片“肇兴之所”、“发祥之地”,于是决定在辽东划定禁区。在禁区范围内,首先以明辽东长城为基础,加以修补,插以柳条,以作为禁区之标志,号称“柳条边”。其后,清廷曾三次将其向外扩展;并下令于山海关设立关卡,严格限制汉人出关。
清人杨宾所撰《柳边纪略》中,有关山海关及其出入制度之记载甚为详备。据该书记载,清廷将统治中心移至关内后,即开始在广阔的东北大地上修筑柳条边墙,将边内外均列为禁区,严禁汉人进入。边墙高三尺,宽三尺,墙上栽种柳树,树与树之间再用柳条两根横连起来,称为“布柳结绳”。边墙外有人工挖掘之水沟,沟与墙组成一道屏障,因此称之为柳边,或柳条边墙。柳条又有老边、新边之分。老边建于清初,位于辽宁省境内,东起凤凰城,经开原至山海关,全长近1000公里,称为“盛京边墙”。新边自康熙九年(1670)开修,九年完工,南起今辽宁开原,经吉林省四平、伊通、长春、双阳、九台,至舒兰县亮甲山结束,全长约350公里。1681年新边竣工以后,清政府严格规定:在禁地内捕蛤蜊、捉水獭、采蜂蜜、挖人参,为首者枷两月,鞭一百。不过,这并没能阻挡关内人民对东北沃野的向往与憧憬,清代出入柳条边之汉人前仆后继,史不绝书。
明代辽东长城不但其建筑本身被改造为“清柳条边”,在清代各种官书中亦被有意回避。如清康熙年间付梓之顾祖禹所撰《读史方舆纪要》,其附图中只有“柳条边”,而不见明辽东长城;清乾隆年间问世之《盛京通志》所载《盛京舆地全图》,亦将明辽东长城勾销,而只画出“柳条边”。该图在左下方只绘制出山海关附近一小段长城,以表示长城东端起点。上述种种做法,使“万里长城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成为通说定论,这明显与历史事实有极大出入。另一方面,清代的柳条边实际上只是部分沿用了明辽东镇长城墙体,其许多地段与明长城路线不尽一致,且其构建材料和建筑方式亦多与辽东长城大相径庭。
由于军事作用的消失,辽东长城与柳条边不相重合的地段多被废弃甚至被大规模人为拆毁,以至现在已面目全非,使国人万难窥其原貌。总而言之,辽东镇长城与柳条边既有联系,又有区别,虽皆属大规模历史建筑,而又性质不同、作用各异,殊不可混为一谈也。
清朝统治者禁止汉人进入内蒙古和东北,实行种族隔绝,在辽宁内蒙古修建的一道壕沟,沿壕植柳,称柳条边,又名盛京边墙、柳城、条子边。顺治康熙年间先后修建柳条边于辽河流域和今吉林部分地区。禁止汉人越过边墙打猎、放牧和采人参。辽河流域的柳条边,南起今辽宁凤城南,至山海关北接长城,周长850千米,名为老边,也称盛京边墙。又自威远堡东北走向至今吉林市北法特,长345千米,名为新边。老边自威远堡至山海关的西段,归盛京将军管辖;自威远堡至凤城南的东段,归盛京兵部管辖并受盛京将军兼统。新边则归宁古塔将军(后改吉林将军)管辖。在交通要道处初设边门21,后减为20。每边门驻官兵数十人,稽察行人。

柳条边是民族融合的倒退,在一个国家内,汉人居然不能自由出入。尤其
辽东战国时代的燕国起就纳入中华版图,明末的时候,辽东地区仍然生活着数百万汉人,然而后来辽东汉人被后金军队屠杀殆尽,满洲人反而鸠占鹊巢,禁止汉人进出东北。这一野蛮政策时的东北一带汉人人口极其稀少,导致原俄罗斯轻而易举的殖民东北北部,割走了140万平方公里的广大领土。所以柳条边是极其反动的措施,直到民国时期,张作霖张学良父子整火车整火车的把汉人拉进东北,才避免了东北再次遭帝国主义国家瓜分的厄运。
 
 
 
柳条边是清王朝入关后于东北地区修建的一道边墙。修筑的目的是为了严禁汉人流入东北、以保大清
“龙兴之地”的风水不变。同时,可以防止满人汉化、并可保证八旗军在东北的训练基地不受干扰、
东北的“三宝”和特产也尽可由王公贵族所独自享用。于是,柳条边墙 应运而生。
 
早在顺治初年,便开始着手修筑柳条边墙。其南起今辽宁省凤城,经新宾转而至开原北,再折向西南
到山海关与长城相接。这条边墙后称“老边”。康熙二十年(1681年) 又将边墙向北延伸。新建边墙
从辽宁开原起,沿吉林省的梨树、伊通、长春、九台到舒兰县法特乡的松花江边,俗称“新边”
 
“老边”自开原以东归盛京工部管辖,开原以西归奉天将军管辖;“新边”归宁古塔将军管辖。柳条
边墙是继长城以后的又一条载入中国史册的长墙。虽然不论从长度和规模上都不能与长城相比,但它
出现在公元十七世纪,也属 罕见。说到长城 顺便附带一句,秦代修长城不是首创。事实上,只是把
战国时期的各国长城连接起来,加以延伸而已。今天人们看到的八达岭等地的长城均是明代的杰作,
而非秦长城。有人曾考察过河北省张家口地区的长城,从那往西走向的长城应是秦长城。(用几个简
单的字,形容那里的长城比较恰当,「残墙段壁,不堪入目」。可是,当地百姓却收益颇丰,几乎家
家都是「古为今用」的模范。古长城的大砖成了他们建房屋、砌猪圈的最好材料。山高皇帝远,拿他
们也没办法。)但是,不论怎么说,人们还是习惯了孟姜女哭倒长城的历史传说。总把长城与秦始皇
联系在一起。
 
清代的柳条边,如果把“老边”、“新边”长度加起来,足有近八百公里之遥。穿越山川、平原、丛
林、沟壑,其难度亦可想而知。边墙是采用泥土修筑,然后在墙上每隔五尺插埋柳条三棵,再用绳子
连接系好。又于墙外挖宽、深各一丈的 沟壕,引水入内作为护墙河。边墙内有旗兵戍守、巡逻。当时
吉林境内的边墙共有四座城门。(1)伊通边门,又称易屯、一统边门。今长春市西南伊通河西岸;
(2)赫文苏边门,有称克勒苏边门。今怀德县;(3)布尔图库边门。今四平市东南;(4)巴彦额
佛罗边门,又称法特哈边门。今舒兰县法特乡。以上每座边门各设五品防御一员、笔帖式一员、八旗
兵二十员,负责边门守卫、开关和对出入者的稽查。除此,还在四门间隔区段加设二十九处边台,由
领催率台丁担任查边、巡逻、补栅、修壕等杂役。
 
虽然边门的把守如此严格,但仍有一种汉人可以不受约束地入内,那就是经清政府特许,在吉林将军
的统区内被判刑流放的汉人。这些犯人在此服刑并做沉重的苦役。康熙以后,被流放者日益增多,他
们渐渐变成了汉文化的播种机。这引起了清政府的高度警觉。于是,又将其发要犯遣至新疆等地。
 
然而,此时的中原灾荒不断,人们流离失所,苦不堪言。关外东北,地广人稀,地肥水美的现实,自
然吸引了他们。所以,东北便成了人们逃荒求生的目的地。于是,人们冒着生命危险,有如今天的偷
渡客,置生死于度外,不顾一切地潜入东北。据史书记载,雍正十二年(1734年)仅吉林将军辖区
内,增加汉人二千三百八十七人;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增至一万三千八百零二人;乾隆四十六年
(1781年),汉人已跃增二万七千四百零七人。
 
汉人的大量涌入,使清政府的封禁之策有名无实。因此,乾隆四十一年(1776)十二月,传下谕旨,
“盛京、吉林为本朝龙兴之地,若听流民杂处,殊与满洲风俗攸关。今闻寓渐多,著传富椿(吉林将
军)查明办理,并令永行禁止。”
嘉庆十二年,(1811年)皇帝又令吉林将军“严饬各边门,实力查禁,并饬该管官申明保甲之法--
并通喻直隶、山东、山西各都抚,转饬各关溢及登、莱沿海一带地方,嗣后内地人有私行出口者,各
关门务遵照定例实行查禁。若有关吏互相容隐,私行放纵,一经查出,即具实参处。”虽然谕旨不
断,但是时间一长,执行的便走了样。俗话说“经是好经,就是没有好和尚去念。”守边的八旗兵在
汉人的拿手好戏--贿赂面前,很少不动摇者,他们为了一点好处,便睁只眼闭只眼。这样以来,汉
人进入东北大有雨后春笋般的上升趋势。
 
在清对东北地区实行封禁政策时期,东北的丛山峻岭之间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供皇室和官宦游玩打猎的
围场。这些地方是绝对不许任何人、包括已经取得在边内居住资格的满人和汉人进入,以保证围场的
自然风光、野生动物的生态环境、特别是皇室们的安全。道光年间,吉林将军下令“私入围场打牲十
只以上者, 流三千里;二十只以上者发乌鲁木齐种地;三十只以上者,发乌鲁木齐等处给兵丁为奴。
其零星偷打,随时破案者,一只至五只,杖一百,徒三年;五只以上者再枷号一个月。其偷砍树木五
百斤以上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八百斤以上者,发乌鲁木齐种地;一千斤以上者,发乌鲁木齐等处
给兵丁为奴 。”同时又规定,“雇人偷刨人参,财主不分旗、民,俱发云南等省充军;并无财主,只
身潜往偷刨,得参一两以下,杖六十,徒一年;一两至五十两,杖一百,流三千里。”上述法令致使
许多人被抓,受到严厉的惩罚。可是,“鱼过千层网,却网网还有鱼”侥幸者大有人在。汉人的潜入
势不可挡,“闯关东”成了中原饥民的行动口号。
 
在防不胜防的大势所趋之下,清政府也逐步认识到:开发东北对增加税收、缓解与汉人的矛盾大有裨
益。于是,结束了长达近二百年的封禁,在咸丰十年(1860年)废弃了柳条边墙,使其走入了历史。
 
 

关于我们 - 关于活动 - 郑重承诺 - 法律声明 - 商务合作 - 招纳英才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08 中国七大奇迹评选活动组委会暨南京七星拱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所有权利保留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5-84318429 传真:025-84318429
苏icp备08007597号 email地址:7qiji@163.com top7wonders@hotmail.com

合作网站:男装皇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