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繁體中文
english

中国七大奇迹新世界七大奇迹当代中国奇迹赏析中国自然奇观中国奇珍国宝历代古建筑赏析论坛提名点击投票
水利枢纽防御工程道路交通皇宫王府园林苑圃陵墓工程文化遗址坛庙寺观石窟壁画桥塔楼牌祠院馆台

古代治“河”工程

景点分类:水利枢纽,上传时间:2008-7-21 14:42:51
黄河中下游,辽阔坦荡,属冲积平原。土地肥沃,“厥土惟黄壤,厥田
唯上上”。气候属温带亚湿润区。它是中国古文明的摇篮,史前的西侯度文
化、“蓝田人”文化、“丁村人”文化、仰韶文化、龙山文化,历史时期的
夏商周文明、秦汉文明、隋唐宋文明等,都在这里或以这里为中心发展起来。
但是,黄河下游的河道又以“善淤、善决、善迁”著称于世,所以治河又始
终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大事之一。
1 史前治河的传说
在古代,“河”是黄河的专称。我国史前,有许多有关治水的传说,如
共工治水、鲧[gǔn 滚]、禹治水等,这些,主要的都是对黄河下游的治理。
共工氏既是人名,又是氏族部落名,相传是神农氏的后裔,在共地(今
河南辉县境)从事农业生产。黄河东出孟津后,流到共地折向东北,注入河
北南部的大陆泽①,然后再分成多股,汇入渤海。由于共地位于黄河拐弯处,
除黄河外,附近还有共水、淇水等,所以水灾较多,须经常治理。《国语·周
语》说,共工氏治水的方法是,“壅防百川,堕高堙庳”,即在许多河流上
修建堤防,用高处的土将低处垫高。古人认为,共工氏在治水和治土两方面
都很出色。据说,后来被祀奉为土地神的句龙,就是共工之子;协助大禹治
平洪水的四岳,也是共工的后人。
传说继共工之后与洪水作斗争的代表人物是鲧和禹。远在距今约5000
年的炎帝、黄帝时代,散布在黄河流域的许多部落,已经结成联盟。这便是
后人所称的“炎黄部落联盟”。结盟后,对大自然斗争的能力,大大增强了。
几百年后,当尧、舜相继担任这个联盟的首领时,黄河中下游洪水泛滥,“怀
山襄陵,浩浩滔天,下民其咨”。(《尚书·尧典》)这次洪水,淹没了平
地,包围了山陵,百姓叫苦不迭。于是,尧命令居于崇(河南嵩山)的部落
首领鲧负责治水。崇离黄河不远,鲧部落也很熟悉水性。但是,鲧的治水方
法比较片面,只用修堤筑围办法堵水,没有更多地采用疏导手段,所以尽管
他治水也很努力,但毕竟洪水大猛,堤围溃决,以失败告终。
接着,由鲧的儿子禹领导治水工作。禹的治水事迹,古籍中留下许多传
说,归纳起来,有这样一些主要内容。一是他联合各方面的人与自己一起治
水。据载,与禹一起治水的有以益为首的东方部落,后来的商族就是由这个
部落发展起来的。还有以稷为首的西方部落,他们是后来周族的祖先。此外,
又有对治水经验十分丰富的共工氏后裔四岳。后人认为联合各部落一起治
① 又名巨鹿泽、广阿泽。在今河北隆尧、巨鹿、任县三县间。它汇聚太行山区之水,下流泄入漳水。古黄
河也注于此,再分多股入海。古为“十薮”之一,今已淤为平地。
水,是禹取得成效的主要原因。二是禹本人的身体力行和以身作则。《韩非
子·五蠹[dù妒]》说,禹“身执耒臿,以为民先,股无胈[bá拔],胫不生毛”。
就是说他身先百姓,投入艰苦的劳动,腿上的汗毛都被磨掉了。还记载说,
他公而忘私,在治水的过程中,三次经过自己的家门,听到儿子的哭声,也
没有进去探望。三是治水方法比较科学合理。据说他发明了测量工具“准
绳”、“规矩”,以测定地势高低,作为施工的依据。他从实际情况出发,
吸取前人的经验教训,采用以疏导为主,辅之以拦蓄的综合治理的方法。所
谓疏导,就是“疏川导滞”,疏通河道,导泄积水。所谓拦蓄,就是“陂障
九泽”,拓建湖泊,便于将水汇于低地。他们经过13 年(一说八年)的共
同努力,终于将洪水治平了。
在古代,不仅中国,还有许多国家都有治水的传说。由于那时人们的力
量有限,在洪水面前显得软弱无力,所以其他各国的治水传说,多以失败告
终。或者说他们的人民全被洪水吞没了;或者说,只有少数人幸存下来。中
国则不同,虽然也遭到一些挫折,但以胜利结束,并通过治水,使自己进入
文明时代。
人们认为,这一治水传说,反映了原始社会末期这样的一些情况:当时
农业已有初步发展,聚落增加,先民们逐渐由高地移居平原和河边;从农业
灌溉的要求出发,从聚落的安全出发,都需要治水,即修建排灌工程和堤围
工程等。
2 下游大堤的形成
春秋中期,在黄河下游的今河北省冀中,曾发生了一个颇为滑稽的故
事,强大的齐国将自己在这一带与燕国接壤的一片土地,割让给弱小的燕
国。割地的来龙去脉大致这样:周惠王十三年(公元前664 年),散居在今
燕山等地的山戎族南下骚扰燕国。齐桓公答应燕国国君庄公的请求,率领齐
军打败山戎。庄公非常感激,在桓公凯旋归国时,躬身远送,不知不觉送出
燕国国境,进入齐国领土。桓公便将燕君到达的那片齐地,让给燕国。
齐桓公为什么把自己的这片土地割让给燕国,这当然与他当时正在大力
推行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尊王”政策有关。周天子规定,诸侯迎送天子,必
须出国门;诸侯之间迎送,不得出国门。桓公知道,要证明自己真正“尊王”,
必须遵守这条规定,决不能以天子自居让燕君送出国门,否则,诸侯们便会
认为自己的“尊王”号召是一个骗局。但是,当时的事实是,燕君已经送他
出了国门,进入齐国境内。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表明齐、燕两君并未越轨,
桓公只好将燕君进入的这片齐地,割给燕国。庄公远送桓公,是一次很隆重
的行动,为什么会发生错误,超越国界,这当然不是齐、燕两君有意违反国
王的规定,是因为齐燕两国在冀中一带以黄河为界,而当时黄河下游河道十
分混乱,分成多股(《禹贡》称为“九河”)入海,其主要河道又常常南北
摆动的缘故。那时,黄河下游河道所以很不稳定,主要原因是因为两岸的堤
防尚未建成。
从春秋起,铁器的使用日渐普及,社会生产力明显提高,进一步开发土
地,扩大耕田面积,已经成为可能。同时,因为人口也在不断增加,人们也
需要增加耕地。黄河下游的近河地带,土壤疏松肥沃,很适宜于农作物的生
长,于是人们纷纷来此建立家园,垦辟农田。与安家立业同时,人们也在这
里的黄河两岸,因地制宜,由西向东,由小到大,由局部到整体,逐步修建
黄河大堤。
根据有限的资料,黄河下游的河堤工程,在春秋时已着手兴建了,特别
是在下游偏西一带,即相当于今天的豫东、鲁西、冀南等地。而且还发生一
些纠纷。因此,在当时一些诸侯的盟会上,对这一地区修建河堤,不得不作
一些有关筑堤的规定。如公元前651 年,在齐桓公主持下,由齐、宋、鲁、
卫、郑、许、曹等国诸侯参加的葵丘(宋地,今河南兰考东)盟会上,就制
订一条“无曲防”的盟约,要求与会各诸侯国遵守。这就是说,各国诸侯在
本国黄河两岸筑堤时,必须顺应黄河的自然流向,不能用筑堤把黄河曲引到
邻国,以邻为壑。在诸侯的国际会议上,对修建黄河河堤作了这样的规定,
反映了这一带的诸侯们正在纷纷建造河堤,并利用河堤作“以邻为壑”的勾
当。
到战国中期,七雄中的齐、魏、赵三国,有一段国界以黄河为界。齐在
东南,地势较低,为了防备河水灌齐,在沿离河道不远处,建起了黄河长堤。
魏、赵两国虽然地势比齐略高,但由于齐国筑起了长堤,黄河泛滥,洪水势
必漫入自己国境,因此,两国继齐之后,也各在自己的境内,在离黄河沿岸
不远处,建造了长堤。这样,黄河下游的南北大堤,在春秋战国时陆续建成
了。
由于这一南北大堤的兴建,黄河下游的干流正式形成,河床比较稳定。
大致说,这段干流,西起河南的荥阳,向东北行,穿过今浚县、濮阳、内黄
等县境内,进入今河北省的大名和馆陶,山东省的临清、高唐和德州,以及
河北省的沧州和黄骅,注入渤海。堤防的修建,河床的稳定,洪水泛滥得到
控制,到这一带安家立业的人更多,因此,本来较少人烟村落的冀中平原,
面貌逐渐改变,到战国后期,便涌现出了如安平(今县)、饶(今饶阳东北)、
高阳(今高阳东部)、武遂(今徐水县西北)、武垣(今肃宁县东南)、平
原(今平原南部)麦丘(今商河西北)、饶安(今盐山县西北)等近20 个
城邑。堤防的兴建,为这一地区的开发创造了条件。
3 王景、王吴治河
黄河流经黄土高原,黄土疏松,即使植被良好,也会有一部分泥沙随水
带到黄河下游,抬高河床。秦汉时期,开拓西北边疆,原属游牧区的黄河中
游许多地方,被垦为农田。这些土地的垦辟,虽然提高了农业生产,但也加
剧了水土流失,使黄河下游河床淤高的速度加快。到西汉时,一再发生决口,
特别是王莽始建国三年(公元11 年)的一次大决,导致今豫东、冀南、鲁
西北大片土地被淹。河道紊乱,除循汴渠、济水等水道东流外,还有一股到
千乘(山东高青县东南)入海(图14)。
对于这次黄河决口、河道南摆,要否治理,东汉初年的地方官吏态度截
然不同。改道后黄河所经地区的官吏,主张迅速堵塞决口,使黄河回归旧道。
而黄河旧道一带的地方官吏竭力反对,认为应顺其自然,主张维持现状。东
汉朝廷不知所从,治河工程遂被拖延下来。后来,灾区人民十分不满,纷纷
指责朝廷。群众的压力很大,永平十二年(公元69 年),东汉明帝才派王
景、王吴治河。王景“广窥众书,又好天文术数之事,沈深多技艺”。(《后
汉书·王景传》)他特别“能理水”,曾与王吴合作,用“墕流法”治理浚
仪渠很有成效。因此,东汉朝廷便授命他们两人治河治汴。治汴工程已见本
书第一部分“周、秦、两汉运河”。治河工程据《后汉书·王景传》载①,
主要有疏浚河道、修建堤防和建立水门等。
这次王景、王吴治河,所确定的以后黄河下游水道,上起荥阳,下到千
乘海口,共长千余里。他们所以确定这一水道作为黄河干道,当与这条水道
沿线地势较低和水道本身又较径直有关。但是它的绝大部分河段毕竟是决口
后漫流形成的,有些段落,河道难免浅窄和弯曲,只有经过改造,才能减少
决口和泛滥。因此,必须进行“凿山阜”、“破砥绩”、“疏决壅积”等。
山阜当指阻挡河流的高地。因有高地阻挡,河道或者被约束得很窄,或者只
能绕弯而行,变得比较弯窄。砥绩和壅积指的是堆积在河道中的岩石和泥
沙,河道中存在着这些东西,行水当然不畅。要将千余里的黄河下游河道,
改造得比较宽深通直,工程量很大。
筑千里长堤的工程同样艰巨。黄河携沙量大,河道因泥沙沉积容易南北
摆动。黄河年水量变率很大,汛期水量往往是平时的几十倍,四处漫溢。在
这种情况下必须修建河堤,否则,对沿岸人民生命财产的为害极大。因此,
建筑自荥阳至海口的千里黄河长堤,便是他们这次治河的又一重点工程。看
来,无论在南岸或北岸,都建成重堤,即有如明代潘季驯的缕堤和遥堤。因
为史料告诉我们,当时他们筑堤时是“十里立一水门,令更相洄注,无复溃
漏之患”的。“十里立一水门,令更相洄注”,只有在双重堤防的条件下,
才能实现,才可将河水从内堤的上游水门流出,又可因外堤的阻挡,流出的
① “(永平十二年),夏,遂发卒数十万,遣景与王吴修渠。筑堤自荥阳东至千乘海口千余里。景乃商度地
势,凿山阜,破砥绩,直截沟涧,防遏冲要,疏决壅积。十里立一水门,令更相洄注,无复溃漏之患。景
虽简省役费,然犹以百亿计。”(《后汉书·王景传》)这是今天能够见到的关于他们治汴治河最详细的
记录。
水,从下游的水门回注河中。修建重堤,工程更是巨大。但它却有利于将洪
水中的泥沙沉积于内外堤之间,既加固了堤防,又延缓了河床的淤高。
王景、王吴治河的工程虽然非常浩大,但进展比较顺利,从永平十二年
(公元69 年)四月开工,到第二年四月,便全面完工,历时仅仅一年。由
于工程浩大,经费支出当然十分可观,王景传载,“景虽减省役费,然犹以
百亿计”。
经王景、王吴的治理,这段河道在以后很长的历史时期中,决口的次数
大大减少了,安流了800 年左右,河道没有大迁,到北宋初年,它才北迁到
天津境内入海。对于以“善淤、善决、善迁”的黄河来说,安流得这么久,
可以说是历史奇迹。人们认为,创造这个奇迹,有许多原因,其中最重要的
一条,便是王景、王吴所确定的这条河道,地势较低,流路较直,和工程质
量较高的缘故①。
4 贾鲁挽河南流
经过长期的泥沙淤积,王景、王吴治理的这条原来地势较低、河床较深
的河道,又被逐渐抬高了。到唐朝,决口泛滥开始增多。到北宋庆历八年(公
1048 年),河决濮阳东面的商胡埽[sào 扫],终于导致一次重大的改道,
向北流经馆陶、临清、武城、武邑、青县等地方,至今天津市境入海。南宋
建炎二年(公元1128 年),金兵南下,东京留守杜充妄图用河水拦挡,决
开黄河南堤。军事目的并未达到,却酿成豫东、鲁西、苏北的大灾,黄河下
游河道再一次大迁徙,夺泗水、淮水河道,与泗、淮合槽入海。
这条由人工决口形成的黄河下游新道,问题很多。从决口到泗水一段,
系在泛滥中形成,河床很浅,极易漫溢成灾;泗水以下一段,河道狭窄,又
有徐州洪、吕梁洪之险,很难容纳黄河汛期洪水。因此,从金代起,它频繁
决口和泛滥。元至正四年(公元1344 年),黄河在山东白茅堤的决口特别
严重,水灾遍及豫东、鲁西南、冀南等地,不仅危及人民生命财产,而且冲
毁了会通河,切断了南粮北运的运河航道。元朝政府遂下决心治河。
河决白茅堤后,贾鲁是主张彻底治河的大臣之一。在如何治河的问题
上,他主张堵塞白茅堤决口,挽河南流,回到泗水、淮水旧道,东入黄海。
挽河南流,工程量很大,但对保运有利,符合元朝政府的要求。于是,元顺
帝于至正十一年(公元1351 年),命他为工部尚书,率领汴梁、大名等路
民夫15 万,庐州等地戍兵二万,开往工地。工程于当年四月正式开始。
大体上说,贾鲁这次治河的施工顺序,先治理白茅堤决口以下的黄河旧
① 著名的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教授认为,王景治河以后,黄河安流的时间较长,还有另一重要因素,即三
国两晋南北朝时期,黄土高原上的植被保存较好,黄河携沙量大大减少。参见《长水集》下,1—2 页,
人民出版社1987 年版。
道,再堵塞白茅堤决口。这是由于治理旧道的工程量很大,要浚深展宽河床,
要截弯取直,要修建堤防等,只有在堵口之前,在河床干涸的情况下,最便
于施工。但是,将堵口工程安排在后期,又会遇上七—九月间的黄河汛期,
而汛期堵口,非常艰难,是治河大忌。由于贾氏事先对堵口工程制订了详细
的方案,作了周密的准备和部署,因此,堵口工程和疏浚工程一样,都进行
得比较顺利。当年十一月,全部工程峻工。先后疏浚黄河故道280 余里,修
筑堤防700 多里,堵塞治理大小决口107 处。工程量如此巨大,耗时仅为八
个月,很不容易。治理后的河道流路,大致说,经今封丘、曹县、商丘、砀
山等县市境内,徐州以下,循泗水、淮水河道,注入黄海。
贾鲁是一位勇于负责、敢于创新的水利官员,当时白茅堤决口宽400 步,
中流深三丈余,波涛汹涌,极难堵塞。他采用一系列的创造性措施,加以解
决。第一步是在决口上方穿一直河,以代替原来比较弯曲,其主溜直冲决口
的一段河道。这就大大地降低了堵口的难度。第二步是在决口上方的直河
上,修建了刺水堤和石船斜堤①,尽量把河水导向对面。这就进一步降低了
堵口的困难。最后,终于顺利地完成堵口,实现了挽河南流的任务。这些新
技术,在堵口工程上,具有很大的意义(图15)。
贾鲁勇于负责,敢于创新,并在治河上的成就,人们基本上都予以肯定。
但是,由于他施工过急,“不恤民力”,强制人们夜以继日的劳作,使这次
治河成为元末农民大起义的导火线,也受到了人们的非议。贾鲁治河,虽然
存在着一些缺陷,但成绩还是主要的。下面一诗,便反映了后人对他的基本
看法。
贾鲁治黄河,恩多怨亦多。
百年千载后,恩在怨消磨。①
5 潘季驯束水攻沙
元亡明兴。由于新旧朝代的交替,黄河一度失修。明初河患又严重起来,
豫东、鲁西、冀南、苏北等许多地方被淹,会通河一再被毁。漕运对京师用
粮和政局稳定具有重要意义,保运便成为明朝治河的一条基本准则。
从保运出发,明朝前期,治河实行北堵南分的方针。北堵,就是在黄河
下游的北岸,修建一条力求坚固的长堤,防止黄河北决和北迁。因为北决北
迁,都会破坏会通河的航道,切断南北漕运。而南决和南迁,黄河可以循泗
① 石船斜堤由27 艘装满石块的船构成,它们排成三行,与白茅口成斜线,沉于白茅口上方。它将直河的河
水挑离白茅口,从而使堵口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① 原诗见蒋仲舒《尧山堂外记》,此处转引自武汉水利电力学院《中国水利史稿》中册,第307 页,水利
电力出版社1987 年版。
水、淮水入海,对漕运威胁较少。南分,就是让黄河分道南下,沿贾鲁旧道
以及涡水、颍水等,循淮河东入黄海。他们认为河合势大,渲泄不畅,便会
溃堤泛滥。河分势弱,流水通畅,不易溃决。明朝前期,主持治河的主要官
吏徐有贞、白昂、刘大夏等,都执行这一方针。徐有贞还做了这样一个实验,
比较一孔壶和五孔壶泄水的速度,用后者快于前者的事实,来证明分流排洪
比独流排洪效果更好。并因此而取得了皇帝对这一治河方针的支持。
从短期看,北筑堤,南分流,确实有利于保漕和排洪,并也取得了一定
的成效。但是黄河的问题不仅是水患问题,水患是个表象;由于河水多沙,
泥沙堵塞河道是个根本问题。而分流必然流速缓慢,泥沙容易沉淀;从长远
看,抬高河床的速度一定加快,必然导至更为严重的洪灾。明朝后期,这个
问题充分暴露出来,黄河下游决口非常频繁,洪灾沙害空前严重。在这种情
况下,于是有潘季驯等人另辟蹊径的新的治河方法。
这种治河新法,后人称为束水攻沙法。它最早由虞城(山西平陆县东)
一位不知名的秀才提出,总理河道的万恭首先加以试用,潘季驯使之进一步
完善,并广泛推行。他们认为,偌大一条黄河,水中含沙量很高,而且源源
不断地随水东下,人力有限,排不胜排。而水力无穷,将它集中起来攻沙,
有如“以汤沃雪”,便可迎刃而解。潘季驯主持治理黄河的时间很长,他以
束水攻沙为核心,在工程上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主要的有以下几个方面。
1)“塞旁决以挽正流”。虞城秀才认为,“水合则势猛,势猛则沙
刷,沙刷则河深”。潘季驯完全同意这种看法。因此,他在治河时,虽然继
续推行北堵的方针,但反对听凭河水分流南下,而代之以“塞旁决以挽正流”
的方针。“塞旁决以挽正流”,就是将从决口旁出的河水堵住,使河水集中
到干流中来。潘季驯曾先后四次主持治河工作,历时20 年,他相继堵塞了
数以百计的黄河决口,终于结束了长期以来黄河下游多股分流和洪水横溢的
局面,使河水集中到贾鲁故道。这一工程不仅便于集水攻沙,更主要的是它
立竿见影地使黄泛区人民从水灾的困扰中解脱出来。
2)筑近堤以束水攻沙,筑遥堤防洪水泛滥。他们认为“筑堤束水,
以水攻沙,水不奔溢于两旁,则必直刷乎河底”。因此,除堵决口外,以主
要力量在黄河下游的河道两岸,紧逼水滨,建筑坚固的堤防。这两道南北大
堤被称为近堤或缕堤,是束水攻沙的最主要工程。不过由于南北两堤逼水太
近,即使建得非常坚固,如遇特大洪水,黄河也会溃堤泛滥,酿成洪灾。为
了防范,他们又在南北缕堤之外,再各筑一道远堤,又称遥堤。这种近、远
双重的河堤,普遍修建于黄河下游(接近海口的河段除外),其中的某些险
要河段,于近、远堤外,又建有月堤加固。后来,为了使漫出缕堤的洪水,
不致沿着遥缕两堤奔流,左右破坏两堤堤防;为了让泥沙沉积于两堤之间,
以加固堤防,并使清水回到大河之中,以加强攻沙力量,又于两堤之间修建
了挡水的格堤。此外,还在长堤上建有溢流坝,以便进行有控制的排洪。潘
氏的堤防工程比较完备,在攻沙、防洪等方面起了一定的作用(图16)。
3)蓄清刷浑。黄河、淮河会于清口(今江苏省清江市西南),以下
黄河与淮河合槽。淮河含沙量较少,水清,为了加强冲沙力量,潘氏又加高、
加厚高家堰大堤,将淮水拦蓄于洪泽湖,提高洪泽湖水位,使清水可以顺利
入河,借清水之力,冲刷浑浊的黄水。认为,这样清口以下的河道,便会更
为通畅。这一工程效果不大,因为淮河水少,不敌黄河,清水很难顺利入河,
而高家堰大堤过高,淹地太多,也会给淮南地区造成严重的威胁。
以束水攻沙为核心的潘氏治河,总的来说,成绩还是不少的,他治理了
明前期以来的黄河下游水患,使黄河泥沙淤积的速度放慢,黄河决口和泛滥
的频率减少。但黄河的情况非常复杂,不能只靠束水攻沙,治河必须从全局
出发,因地制宜,采用多种方法,效果才能更为显著。更何况黄河水量变率
极大,涨落悬殊,建立宽窄恰到好处,既可束水攻沙,又不泛滥成灾的大堤,
几乎是不可能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黄河下游后来还是成为地上河。
6 靳辅、陈潢治河
所有的水利设施,都必须勤于维修。黄河多沙,这里的水利设施更是如
此。明清之际,因为改朝换代,黄河堤防失修,洪沙灾害,又非常严重。据
统计,从顺治元年(公元1644 年)清朝建立,到康熙十五年(公元1676 年),
33 年中,发生严重决口的竟有23 年;豫东、鲁西、冀南、苏北等地洪水横
流,南北漕运一再中断。康熙十六年,当时尽管吴三桂等“三藩之乱”尚未
最后平定,清政府还是任命靳辅为治河总督,主持治理黄河和运河。
陈潢是靳辅的幕僚,平时重视调查研究,知识渊博。在治河方面,他虽
与前人一样,主张“必以堤防为先务”,强调筑堤的作用,但他又力主治河
方法多样化,认为必须因地制宜,并说“或疏、或蓄、或束、或泄、或分、
或合,而俱得自然之宜”。后来,他甚至提出,阻止泥沙下行,是治河之本。
萌发了后代保持水土的思想。这一思想虽然一时未被当时人们所重视,但他
的其他治河主张,却被靳辅在治河实践中采用了。
靳辅、陈潢治河,主要措施与潘季驯基本相同,即筑堤束水,以水攻沙。
但筑堤范围要比潘氏广泛,除修复潘氏旧堤外,又在潘氏不曾修建的河段加
以修建。如河南境内,他们认为“河南在上游,河南有失,则江南(原文为
南字,当为北字之误)河道淤淀不旋踵”。因此,在河南中部和东部的荥阳、
仪封、考城(仪、考都已并入兰考)等地,都修建了缕、遥二堤。又如在苏
北云梯关(今滨海县县治)以东,潘氏认为这里地近黄海,不屑修建河堤。
而靳、陈认为“治河者必先从下流治起,下流疏通,则上流自不饱涨”。因
而也修建了18000 丈束水攻沙的河堤。
但靳、陈治河除上面所说的与潘氏有异同外,还在许多方面超过了潘
氏。潘氏只强调筑堤束水,以水攻沙,而靳、陈除了也很强调束水攻沙外,
又十分重视人力的疏导作用。他认为三年以内的新淤,比较疏松,河水容易
冲刷,而五年以上的旧淤,已经板结,非靠人力浚挖不可。他们不仅注意人
力浚挖,还总结出一套“川”字形的挖土法。其法,在堵塞决口以前,在旧
河床上的水道两侧三丈处,各开一条宽八丈深沟,加上水道,成为“川”字
形。堵决口、挽正流后,三条水道很快便可将中间未挖的泥沙冲掉。“川”
字形挖土法,可减轻挖土的工作量,挖出来的泥沙,又可用来加固堤防。在
疏浚河口时,他们还创造了带水作业的刷沙机械,系铁扫帚于船尾,当船来
回行驶时,可以翻起河底的泥沙,再利用流水的冲力,将泥沙送到深海中。
这是我国利用机械治河的滥觞。
靳、陈等经过10 年不懈的努力,堵决口,疏河道,筑堤防,成绩超过
前人。以筑堤为例,累计筑了1000 多里。这样,不仅确保了南北运河的畅
通,也为豫东、鲁西、冀南、苏北的复苏,创造了条件(图17)。
靳辅、陈潢等虽然在治河工作中取得了重大的成就,但不久,却遭到坏
人陷害,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当他们基本上治平河患后,黄河下游一些因洪
水泛滥而无法耕种的土地可以耕种了。一些有政治后台的豪强们,利用权
势,纷纷霸占这些土地。靳、陈加以制止,并用这些土地募民屯垦。认为这
样做,一可以安置流民,二可以增加治河经费。结果,遭到了豪强们的诬告,
诬以“攘夺民田,妄称屯垦”。结果,靳辅被罢官,陈潢被下狱。
为了开发黄河下游,为了这一地区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元、明、清三
代还为了保运,千百年来,人们与黄河的水沙灾害,进行着顽强的斗争。他
们取得了许多成就,为这一地区经济、政治、文化的繁荣,提供最必要的保
证。但黄河下游水沙灾害的根源不在下游本身,而是在中上游,特别是中游。
然而古人对这个问题缺乏认识,或认识不深,将全部力量放在下游。只知筑
堤、浚河等,不知治本、治理中游的水土流失,所以受到很大的局限。只有
统筹安排,综合治理,
以中游为主,兼及上游和下游;以保持水土为主,兼及建水库、筑堤防、
浚河道,才能取得更好的效果。

关于我们 - 关于活动 - 郑重承诺 - 法律声明 - 商务合作 - 招纳英才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08 中国七大奇迹评选活动组委会暨南京七星拱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所有权利保留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5-84318429 传真:025-84318429
苏icp备08007597号 email地址:7qiji@163.com top7wonders@hotmail.com

合作网站:男装皇冠